银河999官网app下载

那些年那些守岁的人们

  自古至今,除夕在中国都有非比寻常的意味。每个家庭,每个人,站在新与旧的交界点,会沉浸于“守岁”的氛围和心绪当中,“旅馆寒灯独不眠,客心何事转凄然?故乡今夜思千里,霜鬓明朝又一年”,不只唐朝诗人高适在除夕之夜拿起过诗笔,写下心灵喷涌出的句子。

  河北或许不是他们出生的地方,但他们与河北有着穿越时空的血脉联系— 或祖籍河北,或郡望在河北,他们都是“河北人”。本期我们再回大唐,回到诗人中间,和他们一同“守岁”。

  在钦州守望京城的张说怀着无限想望,写下《钦州守岁》。此前他大概读过的太宗李世民“共观新故岁,迎送一宵中。冬尽今宵促,年开明日长”的守岁诗,也是五言绝句,诗味却差强人意,他这首写实,也更蕴藉。

  除夜清樽满,寒庭燎火多。舞衣连臂拂,醉坐合声歌。至乐都忘我,冥心自委和。今年只如此,来岁知如何。

  任岳州刺史时,张说已年过半百,心已填满风尘风色。在在有欢乐,便没忧愁。桃符,爆竹,难忘的不眠之夜啊……再拿起诗笔,人谓他“得江山之助”,“诗益凄婉”,实则别有情味。我读过的还有两首:

  那是写出“日暮苍山远,天寒白屋贫。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自许“五言长城”的刘长卿的除夕之夜。

  大历六年即公元771年,刘长卿以转运使判官身份,出使湖南,滞留长沙,迎来独自一人的除夕之夜。

  从日暮开始下的雪,下到天彻底黑了都没有停下的意思。这样的雪天,又是万家团圆的时刻,不会有人来了吧?他心里嘀咕,却盼着有人来。

  新年欲变柳,旧客共沾衣。岁夜犹难尽,乡春又独归。寒灯映虚牖,暮雪掩闲扉。且莫乘舡去,平生相访稀。

  不想告别啊,朋友聚在一起多好。可哪有不散的聚会?外面的雪仍没停,已掩住了门。他使劲推开门,想这雪该是像他一样,也想把朋友留下,不想让朋友乘船离去啊。

  他把他们送出门来。雪落在他和他们身上。他感受到雪融化时的清凉。回头,看见那盏孤灯在风雪相伴的寒夜中闪烁,他仿佛一下子就感到了风雪的温暖。

  对自号玉川子的卢仝,韩愈有过这样的描写:玉川先生洛城里,破屋数间而已矣。一奴长须不裹头,一婢赤脚老无齿。辛勤奉养十余人,上有慈亲下妻子……

  (一)衰残归未遂,寂寞此宵情。旧国余千里,新年隔数更。寒犹近北峭,风渐向东生。惟见长安陌,晨钟度火城。

  (二)殷勤惜此夜,此夜在逡巡。烛尽年还别,鸡鸣老更新。傩声方去病,酒色已迎春。明日持杯处,谁为最后人。

  唐朝之前,人们守岁时酒已是必备品。魏收有首腊节诗说,“凝寒迫清祀,有酒宴嘉平。宿心何所道,藉此慰中情”;酒能“慰中情”,茶也能“慰中情”,但“语尚奇谲,读者难解,识者易知”的卢仝,守岁时,终没有选择茶,而选择了酒。

  卢仝的命运在一场不期而遇的政治风暴中戛然而止。这四首诗作于哪年不可知,我猜当是他晚年所作吧?

  弥年不得意,新岁又如何。念昔同游者,而今有几多。以闲为自在,将寿补蹉跎。春色无情故,幽居亦见过。

  刘禹锡卒于会昌二年即公元842年。此前跟他有过交往的同辈,如韩愈、柳宗元、元稹等人,都相继离开了人世。

  文翰走天下,琴尊卧洛阳。贞元朝士尽,新岁一悲凉。名早缘才大,官迟为寿长。时来知病已,莫叹步趋妨。

  元稹死后,白居易感今伤昔,写过“早闻元九咏君诗,恨与卢君相识迟。今日逢君开旧卷,卷中多道赠微之”的句子赠卢贞。

  白居易有两个叫卢贞的朋友。会昌五年即公元845年,举行“九老会”,两个卢贞都参加了。两个卢贞相差十几岁。年长的卢贞做过内供奉官,已八十多岁;年轻的卢贞做过河南尹,也已过了花甲之年。

  惜岁岁今尽,少年应不知。凄凉数流辈,欢喜见孙儿。暗减一身力,潜添满鬓丝。莫愁花笑老,花自几多时。

  政治上,牛僧孺跟李德裕是死对头,唐朝所谓的“牛李党争”,指的即两人为首的“牛党”和“李党”。

  这首“岭外守岁”,凝重沉郁,宋朝人蒲积中编的《古今岁时杂咏》和计有功编的《唐诗纪事》,都归在李福业名下。清朝人编《全唐诗》,不知道为什么游移了,既算在李福业名下,也算在李德裕名下。

  记住世上曾有高蟾这么一个人,是读了他落第后写的一首诗:天上碧桃和露种,日边红杏倚云栽。芙蓉生在秋江上,莫向春风怨未开。

  早年间高蟾屡试不中,为一介寒士。人们说他“无躁竞心”,朋友郑谷也把他视为“先辈”。他的诗句总能叫人生发共鸣,如“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”,再如“云鸿宿处江村冷,独狖啼时海国阴。不会残灯无一事,觉来犹有向隅心”。

  可敬的高先辈那年终于中了,“遑遑于一名,十年始就”,《唐才子传》作者辛文房称他“性倜傥离群,稍尚气节。人与千金,无故,即身死亦不受,其胸次磊块,诗酒能为消破耳”。

  南北浮萍迹,年华又暗催。残灯和腊尽,晓角带春来。鬓欲渐侵雪,心仍未肯灰。金门旧知己,谁为脱尘埃。

  他执于“吟安一个字,捻断数茎须”,做着苦吟诗人,喜欢从司空见惯的日常用语中吸取营养。很多人笑话他浅俗,他一笑而已。“两三条电欲为雨,七八个星犹在天”,他不尚奇巧,但营造的意境“尤妙”,翰林学士吴融“以其不蹈袭,大奇之”,称他“语不寻常,后必垂名”。

  有卓绝之才,却难挽狂澜于既倒。对很多人而言,乱世能够苟活已足矣。一个苦吟诗人还能奢望有什么闻达呢。

  兀兀坐无味,思量谁与邻。数星深夜火,一个远乡人。雁翥天微雪,风号树欲春。愁章自难过,不觉苦吟频。

上一篇:中共东港市委组织部公告

下一篇:翩翩起舞造句_用翩翩起舞造句大全(5-300个句子) - 造句网(在线造句词典)